新增11地入选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 包括重庆昆明等中西部城市

  扩容了!新增11地入选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

  8月11日,据中国政府网消息,近日,国务院下发《关于同意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批复》(下称《批复》)。

  《批复》指出,原则同意商务部提出的《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总体方案》(下称《总体方案》),同意在北京、天津、上海、重庆(涪陵区等21个市辖区)、海南、大连、厦门、青岛、深圳、石家庄、长春、哈尔滨、南京、苏州、杭州、合肥、济南、威海、武汉、广州、成都、贵阳、昆明、西安、乌鲁木齐和河北雄安新区、贵州贵安新区、陕西西咸新区等28个省、市(区域)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全面深化试点期限为3年,自批复之日起算。

  可以看到的是,此次试点范围进一步在中西部地区扩展。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服务贸易研究所所长李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发展服务贸易,首先应具备服务业基础;其次国际化程度要较高,属于外向程度、外向经济开放度较高的城市。

  据悉,此次即将出台的《总体方案》也是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方案的第三个版本。

  李俊对第一财经记者透露,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的3.0版本同此前两个版本最大的不同,应该就是会更加聚焦服务业和服务贸易的改革和开放,采取一些突出举措。

  “我们在货物贸易领域已经达到了一个高位,但是相匹配的服务贸易却没有跟上。现在通过补短板的形式,在服务贸易领域进行创新从而能满足货物贸易的发展需求,特别是近期涌现出的一些新业态,包括跨境电商和依赖互联网优进优出的需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经济研究部副部长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全面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也有利于在国内为新动能营造空间。

  试点范围进一步扩至中西部地区

  2016年,我国首次开展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试点范围包括天津、上海、海南、深圳、杭州、贵安新区、西咸新区等15个省市(区域),试点期为两年。2018年,国务院同意在17个省市(区域)深化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深化试点期限为两年。

  今年,试点范围进一步扩大,新增重庆(涪陵区等21个市辖区)、大连、厦门、合肥、济南、贵阳、昆明、西安、乌鲁木齐等,其中包括不少中西部地区城市。

  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这与我们整个的开放路径是相关的,起初开放的是条件较好的东部沿海城市,因为我国的货物贸易主要是通过东部沿海的一些港口城市以及空港来对外运输的。”

  “随着新冠肺炎疫情的暴发,东部沿海地区货物运输的对外联系受到了一定程度的抑制,而通过西部的陆海新通道这一系统(向外运输的货物)的增长是非常迅速的,其中就包括中欧班列。 ”他分析称。

  “这就意味着西部一些城市对外出口货物的量也在不断增加。”刘向东说,“这些地区更多地参与到货物贸易中,自然就会带动服务贸易的需求。这一部分需求就需要这些城市自身来提供,从而提升其本身的竞争力。”

  陕西西咸新区自2016年起就被纳入首批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陕西西咸新区自贸办专职副主任李朝杰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陕西西咸新区作为此前西北地区唯一的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四年来在产业聚集、便利化提升、特色化发展等方面取得了显著成效。譬如,打造培育了十余个以优质服务贸易项目为载体的特色产业聚集区;联合海关推行“AEO认证免检,定制化通关服务,自报自缴,先出关、后汇总缴税”等举措,目前旅客平均通关时间从20分钟降到5分钟;企业从通关时间由“日通关”提速至“秒通关”;税款缴纳时长计算由“分”升级到“秒”。

  服务贸易为“稳外贸”添新动力

  服务贸易创新发展试点带动了全国服务贸易向高质量发展。2019年,试点地区服务进出口占全国比重超过75%,发展速度快于全国平均水平。

  在试点带动下,全国服务进出口总额从2015年的6542亿美元增长至2019年的7850亿美元,年均增长4.7%。

  其中,服务出口年均增长6.7%,高于全球服务出口平均增速和我国货物出口增速。服务贸易逆差明显下降,2019年服务出口高出进口增速9个百分点,逆差比2018年减少358亿美元,下降14.1%。

  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在疫情状态下,数字贸易仍然维持了大幅增长。

  李俊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可数字化交付的服务贸易这一部分不仅受到疫情的冲击不大,而且互联网软件服务外包这些业态可能还做到了逆势增长,“比如服务外包1~6月的数据就实现了两位数的增长。”

  商务部网站消息,2020年上半年,我国企业承接服务外包合同额6795.3亿元,执行额4501.3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9%和10.9%。其中,新兴数字化服务和研发、维修等生产性服务快速增长。云计算服务、人工智能服务、区块链技术服务等新兴数字化服务离岸执行额同比增长迅猛。

  刘向东则认为,近年来跨境电商等货物贸易新业态的兴起给服务贸易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目前为了绕过疫情和贸易关税壁垒的影响,有了一些新的贸易形态,比如通过网络进行外贸采购以及平行进口,还有互联网提供的平台经济等。”刘向东说,“这些发展自然需要一些新的服务业态的出现,比如一些新的中介服务性的公司,包括云服务公司、云计算公司和旨在减少网上交易中信息不对称的反欺诈公司等。”

  刘向东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稳外贸”一方面是维持住货物贸易的量,另一方面强调结构的优化,即提升服务贸易的出口水平。

  “服务贸易往往涉及自然人的跨境移动以及企业国际化的诉求,这就对服务从业者对业务的熟练度、专业度以及个人素质提出了要求。因此,这些试点省市地区需要着力从人的角度提升服务贸易的创新空间。 ”刘向东说。

海量资讯、精准解读,尽在新浪财经APP

责任编辑:何中夫

更多精彩报道,尽在https://cubicmonkey.com

Leave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